必赢体育

图片
  • 2021-02-01
    鼠尾牛头吟鼠尾凌寒白雪皑,牛头耕冻暖阳催。回眸知晓风和雨,前望分明莠与瑰。遍地英才编壮锦,每丝佳缕绣花魁。新元复始宏梅绽,惊蛰来时一句雷。圆陀吟春激浪催涛接日涯,远翔鸥鹭揽新霞。陀园盛放霓虹卉,金岸髙旋电扇丫。百里潮传慈佛鼓,千
  • 2021-02-01
    走近记忆过年的记忆 王福荣启东是个移民地,先民除了北部吕四一带属启东“土著”,有着千年的居住史,其余的都是清末民初从崇明、句容、江阴、张家港等地迁移到此,还不足百年。所以启东的过年习俗,落下了江南吴语
  • 2021-02-01
    东疆掠影乡村的年味 田耀东年味是人心味,故乡味,割不断的亲情味。四季轮回,不刻意为之,即春发,夏旺,秋实,冬藏。四季的密码藏在天地之间,藏在人心里,看不见摸不着,娘胎就带来了。黑头发黄皮肤,一看就知道
  • 2021-02-01
    灯下漫笔话说压岁钱 沈晖元旦的钟声刚刚敲过,春节的脚步已经清晰可闻。过年了,老人们聚在一起聊天,大家七嘴八舌地聊起准备过年给儿孙们多少压岁钱?谈起压岁钱,从现在来讲,也就是过年给儿孙们发红包。由于人们的
  • 2021-01-12
    走近记忆田耀东曲尺形的柜台,晶亮的玻璃,迷人的糖果罐,花花绿绿的铅笔练习簿,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小人书。手指含在嘴里,眼珠飞出去,贴在玻璃上不动,脸上是向往和羡慕,大抵就是五十年代童年对供销社的记忆了。打酱油买盐是最开心的事。三毛钱递上去,售货员阿姨
  • 2021-01-12
    人在旅途蒋长云申大烟酒是我的一个朋友。确切地说,是我这位申姓朋友开的烟酒店。我这样以店代人地称呼他,是因为他很为这个店名“沾沾自喜”。工商登记的时候,预备的一些店名都已经有人注册过了,不成功。他灵光一闪,就以姓入店名,叫申大烟酒。这个名字确实蛮好,平实、个
  • 2021-01-12
    星期诗汇金牛镇戍四时清,牧马河边瑞气盈。山恋冬云作鱼卧,水连天碧入楼行。客怀诗兴逢烟墨,世事人情验友名。且听波前多唱和,禽飞往复似泉声。李新勇茶美西乡水流洗濯米仓山,谁种千峰万树繁。天阔叶开波色瘦,风清露浅鹤毛寒。雕梁隐隐传神笔,画栋翩翩接
  • 2021-01-12
    两代人间郑素静年终岁尾,到了台历更新换旧时候。随着新电子时代来临,不少人家已把纸质台历淘汰。可老爸却一直对纸质台历情有独钟。每年年末他都把当年台历小心翼翼地收好,按年份先后放进他的木头箱里,如果看到台历里的哪个页面出现皱褶,他还用书压平,那细心劲真像收藏
  • 2021-01-12
    东疆掠影沈晖因为我是从小在启东沿海长大的,从初中开始就跌打滚爬在海滩,跟着大人拾泥螺、捉蟛蜞、刨文蛤,高中还出海捕捞海蜇。夏秋季节,江苏沿海一带台风频繁,也正是捕捞海蛰的最佳时节。那年夏天,一连几天的东南大风,将海蛰刮到东海浅滩。那天星期六正巧是海潮
  • 2021-01-12
    散文欣赏倪晓晖老爸爱吃柿子,我也是。老爸爱吃柿饼,我不是。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一只特大、特红的柿子。小时候,外婆家有一棵柿子树。每年秋天,枝头挂满了柿子。我就像一只贪吃的馋猫看着水缸里的鱼儿一样,每天都盯着那些圆溜溜的东西。看着它们由青涩变得橙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