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体育

图片
  • 2021-10-22
    东疆一隅与杨秀清的一次聊天 蒋长云“说来你可能不信,当年我到南通来做生意,包括现在成为标标准准南通人,只是因为算命先生的一句话!”“什么情况?这也太草率了吧!”“不是草率是慎重!当时去哪里做生意都可以
  • 2021-10-22
    星期诗汇咏物小诗一束 梅花黄郁涵色艳但不娇不媚,花香且清幽淡雅,样子可爱又小巧,品质最朴实无华,是我一生的楷模。蝴蝶李思源美丽可爱的你,常与蜜蜂结伴。翩翩起舞的你,为人类增添了一幅画。蜜蜂吴
  • 2021-10-22
    灯下漫笔余热 陆志秋余热,顾名思义,燃烧剩余下的热能,使我想起小时候家里用来取暖的铜烘缸,把灶肚里棉花杆火星扒入烘缸,盖上烘缸盖,烘手烘脚烘被窝,给人以温暖,这是对发挥余热的最好注释。如今古稀之年的不少
  • 2021-10-22
    人在旅途打捞沉没的文字 陆汉洲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了,时至今日,我仍无法形容那一天糟糕的心情:一篇近万字的文稿,在电脑上说没就没了。我便发急。那天正是流火的7月中旬,下午2点的气温已升至当天极致,达37℃。一
  • 2021-10-22
    走近记忆我的新法接生卡 施正辉我珍藏着一张父母送我的卡,非常特殊,时常拿出来端详。该卡不是内存巨额的银行卡,而是我的接生卡,卡龄已有56年,编号为018319。30多年前,我坐在双亲长期使用的抽台旁,无意间在台上
  • 2021-07-28
    晓宇从记事起,我的家乡王鲍的照明工具就是煤油灯。那盏风中摇曳着的瘦瘦的小油灯,昏黄的芯焰忽明忽暗,若即若离。我就是在那盏小小油灯下,捧着书本一字一句读出来土生土长的农村伢子。必赢体育那盏小灯的名字——洋油灯,还是从隔壁的老姨与母亲的闲聊中听到的:“唉,洋油灯又
  • 2021-07-28
    施勇傍晚时分,父亲打来电话,说评估组把清点的明细拿来了,让我抽空回去一趟,帮他核对核对,有没有漏掉的。拆迁的消息,年前就已传开了。市里要建一个内河码头,我们村西靠宽阔的红阳河,北邻舒缓的南运河。红阳河往南流经红阳闸,直通长江。而南运河与沿江公路又近在咫尺
  • 2021-07-28
    沈晖那天风和日丽,笔者驱车来到远近闻名的“水果小镇”,去为年逾八旬的老姑妈祝寿。说起“水果小镇”,对我来说也并不陌生。在我孩提时代,那时名曰:大兴镇三八果园,我几乎每年都要来几次和表弟红新一起到果园玩耍。春天看花、追蝶,夏天拈蝉、摘梨、采桃,常常高兴得忘
  • 2021-07-28
    陆汉洲范振华,1921年10月生,祖籍安徽徽州休宁,是建党百年的同龄人,也是一位有着63年党龄的老党员。他9岁那年随父举家迁来启东。如今,我们同住一个小区,我便知道这位百岁老人的晚年生活有多滋润有多美。这位从苦难中走来的老人,当年因为家里穷,小学第三册书没念完就辍
  • 2021-07-28
    施正辉1965年,我生在启东县惠丰医院。当时父母亲带着我姐与我挤在一间五芦头砖房内,又过四年我弟报到。五口之家,贫困农户,人多屋小,只能将沟边朝东羊棚旁边搭一小间作为灶间,有时也住人过夜。后来,向我小叔购买了一间五芦头,居住空间相对大了些,也安稳了许多。幼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