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体育

图片
趣忆剥玉米
2021-07-15 08:36:30 阅读数:1231

●东疆掠影

王福荣

启东地处江海平原,盛产麦子、水稻、蚕豆等农作物外,玉米也因为适合启东气候、产量高、不需花费太多的田间管理等,成为这片东疆新土最主要的粮食作物之一。上世纪食物匮乏的年代,尤其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玉米养活了启东百万人民。因而,在启东农家,可能有的人家不种稻、不种麦,但绝不会不种玉米。

农家玉米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玉白色间或带有紫色的糯玉米,一般种的量较少,灌浆饱满后,人们通常连棒煮熟后啃着吃。那个时节,煮玉米就着加点盐和葱的蒸茄子是农家的家常菜。糯玉米打成的粉,也是农村过年时用来蒸玉米粞糕的主要食材。这种糯玉米产量不高,因而种植得少,农家大量种植的是黄玉米,也是启东人民的主粮之一。黄玉米成熟后,粉碎成玉米粞粉,煮成“玉米粞粥”或与大米搭配着烧成喷香的“玉米粞饭”。玉米晒干后,还可以与下乡来走村窜户的农村经济人兑换成大米,换换口味或待客之用。而那些脱粒下来的下脚料,则直接喂给鸡鸭鹅等家禽,或者打成玉米粞粉搭配着番薯藤喂猪。

8月初,正是黄玉米成熟时,金黄色的玉米地里,一排排秸秆上挂满了成熟的果实。农家人的心里笑开了花,他们顶着烈日忙着掰玉米、运玉米……而这期间除了掰玉米的工作较为辛苦外,对我们小孩子来说,其实剥玉米最为琐碎和难熬,但也有很多趣事值得回忆。

在早晨太阳还不毒辣的时候掰下玉米棒 ,那时的玉米棒还带着露水,故从地里运回后,需在太阳下暴晒两三天才可以脱粒。虽然掰玉米、运玉米的苦累活父母们可能不让小孩子干,但是较为轻松的剥玉米,小孩子们也需要一起帮忙的。那时正值暑假,正是我们玩得欢的时候,看着一堆堆的玉米心里就觉得烦,可是也没有办法逃避。小时候的启东地区,劳动工具简陋,生产力极为低下,剥玉米的主要农具有盛装玉米棒的竹匾,几只搬运玉米的芦苇簸箕,再有就是一个用生铁制成的锥斗,在玉米棒上从隔着刨出一条条“小沟壑”, 以便用手将玉米粒剥落下来。

一般来说,大人们负责用簸箕将屋外晒干的玉米棒运到竹匾里,然后将锥斗刨出沟的一个个玉米棒甩给我们小孩子,再由我们将玉米棒上剩余的所有玉米粒用手剥下来。这活看似简单轻松,可是几竹匾的玉米剥下来,两条胳膊又酸又痛,尤其是两只大拇指和手掌心又红又肿,简直无法忍受。俗话说“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在长期的生产活动中,启东人民的聪明才智发挥出来了。于是,农村人想到了用搓衣板的摩擦力将玉米粒剥脱下来;还有的嫌搓衣板的摩擦力不够大,量身定制了专门用于剥玉米的铁条式搓衣板,也就是用一片片的铁条片代替搓衣板的塑料角棱;还有的想到了将刨好沟的玉米棒装进蛇皮袋在地上使劲甩的方式进行脱粒;更有些人家充分利用自己在乡镇企业上班的便利,搞了一个大口径的滚珠轴承,在内圈间隔斜焊上几条小铁片安上手摇把手,装上一个固定于板凳上的松紧装置……真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工具的问题虽解决了,但工作最终还是由人来完成。小孩子的天性是坐不住,剥玉米久了,便想方设法偷懒。于是,父母或伯伯婶婶们开始用讲民间故事的方式吸引我们,讲《山海经》、济公等故事。我记得小伯是老高中生,他喜欢讲一些富有哲理的民间故事,而小婶婶则特别喜欢讲各种神鬼传说类故事。她说女鬼是披着长发,没有影子的,有的鬼是没有屁股的,有时鬼是从后门悄悄摸进来抓小孩子的,有时鬼是从井里面冒出来的……让我们小孩子听得心惊肉跳,但也如痴如醉,也许我最初的阅读兴趣便来自于少时剥玉米时听小伯、小婶婶讲的那些故事。但听故事多了、久了,便又觉无味了,这时大人们便采用抓到的玉米虫突然扔你背心吓唬你的方式,刺激一下你的神经,分散一下你偷懒的心思。再不行了,便采用奶油棒冰、桔子汽水等物质手段进行诱惑……一想到可以吃到美味解暑的冷饮,便又起劲了。一天下来,十几竹匾的玉米用簸箕装出去运到了屋外暴晒。

太阳快要落山,小孩子们最喜欢也是最快乐的“汰冷水浴”的辰光到了,可是看着眼前还有一大堆未剥完的玉米棒心里就发怵,何时是个头啊?眼看着抱着旧汽车轮胎在我家门口一探一探的几个“发小”的脑门,心里像猫抓一样备受煎熬。此刻,大人们以完成“定额”任务就可让我们出去游泳的激励方式开始发挥作用了。为了早点出去“汰冷水浴”,小孩子们便把大人用锥斗刨好的玉米棒装进蛇皮袋,抡过肩头以哪咤踏风火轮的速度使劲往地上甩上几十下,然后倒出来,再快速把玉米棒捡出……这样的方式可大大加快脱粒的速度。有时候“发小”们为便于同我一起早点出去,就主动加进剥玉米队伍……

一般来说,这样的日子起码得持续近半个月,而这个期间的天气又是善变的,刚才还是艳阳高照,闷热难熬,突然间又是狂风大作,乌云蔽日,风雨欲来。正在专心剥玉米的农人,都赶紧丢下手中的活,手忙脚乱地将屋外场心上、桁上暴晒的玉米用塑料薄膜盖住或抢收进来。如遇到连日阴雨,掰进屋的玉米棒或已脱粒的玉米会发霉,最后不得不扔掉。农村人的辛劳和辛酸自不必多说,此情此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玉米经脱粒、晒干、扬尘、归仓后,这个苦差事总算是完成了,但离我们小孩子的开学日期也就不远了。穿上父母新置的新衣裤,背上书包进入新学期,也就暂时脱离了农活,无比的轻松。

前几日到岳父母家,正值收玉米、剥玉米的时节,我看到不少邻居购置了小型农机,一颗颗玉米棒扔进去,瞬时粒棒分离,非常的便捷高效。而岳父母家并没有购置那种农机,而是叫了一台专门流动下乡为农户脱玉米粒的中型农机,收费是一分钟一元钱。那个机器可厉害,玉米棒喂进脱粒机大斗中,电机快速驱动内部齿轮,一簸箕一簸箕的玉米棒就完成了脱粒,这个过程可以说一个人搬玉米、喂机器是根本来不及的。不消半个小时,两千多斤的玉米全部完成了脱粒。要换以前,这两千多斤的玉米需人工剥得花多少天啊。想到小时候剥玉米的辛苦,我难免感慨,于是便写下了以上的文字。